奕风止水

一条大大的咸鱼,希望有一天能翻身,虽然翻了身还是一条大大的咸鱼~

逃离庄园(哨向)【四】后期有肉

逃离庄园(哨向)【四】

咋是个错字受,错字啥都好说,还有还有至于小奈布这个假哨兵| ू•ૅω•́)ᵎᵎᵎ我们都不说

“嘶”
奈布揉了揉头,睁开眼睛。

黑色的碎发,淡金色的双瞳,高高的礼帽……
唔,是开膛手杰克……不对!他干嘛把脸靠的那么近!
奈布猛地一看他们两的姿势有点奇怪呢!
这一惊让奈布一下子撑起身子,可这个动作却使得奈布额头凉。
emmmm……
这柔软的感觉,不会吧!别那么的让人意外好吗!
杰克嘴角勾着,静静看奈布越来越红的脸。好可爱啊,奈布,不知道你知道那个规则时,你会不会变得更可爱呢,真令人期待。
“噗呲”想着想着,杰克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听到这声,奈布顿时觉得自己好傻,我的高冷人设呢!
“杰克先生,你能从我身上起来吗?”奈布严肃地说道。
杰克看这一本正经的,不断努力想使自己严肃起来的奈布,嘴角勾的更深了。
“好的,小先生,要喝茶吗?”杰克起身,转头问道。
空气一下安静了。
为什么有种老夫老妻的错觉!!!(奈布:作者我们来谈谈人生,为什么我总是在发感叹号!我:眨眼,难道不是吗?杰克:摸摸奈布的头)好可爱(⁄ ⁄•⁄ω⁄•⁄ ⁄))
“红茶,谢谢。”
“好的,小先生,一会儿下到一楼餐厅吧,我想小先生你也饿了。”
“哦……好的。”
嘎吱——
奈布眯了眯眼睛。
门是掩着的,听他的语气,似乎赛后监管者和逃生者的关系挺好的。
奈布环顾四周,这是一个卧室,是杰克的?……奈布下床,来到窗前的书桌前。可为什么书房和床在一个房间?
书桌上只摆着几张空白的牛皮纸和一瓶墨水和一只羽毛笔。这是已经很少人会用的了……
奈布不受控制地拿起羽毛笔,他打量着它,纯黑的羽毛,银制作成的笔尖,用来握住的地方刻着细细的花纹,像似玫瑰,却又像似剪刀。
我似乎见过这只笔,他的主人是谁呢?奈布想,我之前的记忆为什么有些模糊了,我……
不想了!我应该再去看看有什么线索,毕竟
我的任务是侦查这个庄园,回想那些有的没得有什么用。
于是奈布又转身看向书桌旁的书架,上面摆满了书,有拉丁文的,也有英文的……等等,这是一本日记。
我叫杰克,我有个朋友说写日记会令人快乐,好吧我就来试试
8月17日
妈妈送给我一个玩具熊,它很可爱呢!我要天天抱着它玩。
8月30日
我脑袋里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声音,他总会帮助我,我和他一起分享快乐,我还将玩具熊先生介绍给他。
9月11日
脑袋的声音

“嘎吱——”
“小先生?”
奈布一下子惊了,他连忙将日记塞回书架。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。
而门口的杰克眼神却暗了下来,淡金色的瞳孔也变得有些暗红。

小先生,别再有好奇心了……我不希望……不,我们要一起深陷在地狱里,永远不出来,你要永远陪伴我……

“杰克先生?”
“哦,”杰克打开门“我们该下去了,先喝点红茶吧,晚饭要等一会儿。”
“好的,谢谢。”


逃离庄园(哨向)(三)

杰克视角

我叫杰克,是个孤儿,在我的记忆里,我的母亲是个妓女,她抛弃了我,因为我是个哨兵她的噩梦,她开始嫌我麻烦,殴打,辱骂……我恨她,因为她我一直活在噩梦中,我不甘心!为什么我要经历这些痛苦!我要割开那些人的肚子,将五脏六腑摔在地上,我要让鲜血撒满教堂,献祭那些被抛弃的孤儿,我要让雾中的暗影笼罩伦敦,让恐惧控制人心……
我不断重复着这样的生活。
有一天,一个庄园的庄主邀请我,我们聊得很开心,我们成了挚友。
我的地位开始上升,我加入了一个反塔的组织,我开始伪装自己,将自己装作绅士,我每天买一朵鲜艳的玫瑰插在拐杖的蝴蝶结中,芳香的花香掩盖我灵魂深处的腐朽……

当我觉得自己快要永远困在深渊之中时,我遇见了他,那是个鲜活的生命,蔚蓝色的眼睛,棕褐色的头发。他总是蹦蹦跳跳的,说起来,我认识他还是因为他的自来熟。
“你好?你是我新来的邻居吗?”
“是的,有事吗?”
“哦哦!我叫奈布.萨贝达,很高兴见到你!”
之后的几天里,总会出现这种画面……
“杰克先生,早上好啊!我这有些面包,你要吗?”
“小先生,谢谢你的好意,在下已经吃过了。”
“没关系啊!你可以拿来当下午茶!”
蔚蓝的瞳孔望着我,我有些恍惚,当我回过神时,他已经走远了,而我手中抱着一筐面包。

我发现那之后,我的世界不再是黑暗的了,因为……我有了他,我的阳光。
小先生……请你一定要呆在我的身边,求求你别离开……别像我母亲那样抛弃我……

“那个……杰克先生?我要去参战了,我是个哨兵!我有强大的能力,现在我的国家正处于战火之中我无法坐以待毙,很感激这段时间你的照顾那么……希望以后还能再见!”
越跑越远的身影,匆匆飞过的暗鸦,灰暗的光影……
他走远了……我该怎么办……

“要参加我组织的游戏吗?好友?”
“什么游戏?”
“你就说说你参加不,可以见到想见的人哦~”
我沉默了,是他吗,或许吧……但我是不会放过这机会的。
“好,不过,我要你答应我一个要求……”

奈布.萨贝达……小先生,请一定要等我
我想告诉你一个秘密
还有,别想再从我身边离开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
有BUG,就当作者( ̄o ̄) . z Z,
还有求点赞!!
求点赞!!
求点赞!!

奇怪的人体练习
情趣嘻嘻(有些奇怪哈哈)

逃离庄园【二】

逃离庄园(哨向)【二】

咋是个错字受,错字啥都好说,还有还有至于小奈布这个假哨兵| ू•ૅω•́)ᵎᵎᵎ我们都不说

前情回顾

杰克戴上面具,理了理帽子,摘了朵玫瑰插在手杖上,他哼着歌,看向陷入思绪中的奈布,
欢迎回来

——————
奈布沉思着,也许这是每个人不同的命运吧……
奈布起身,动了动脖子,两肩,这时,他感受到一股视线。
谁!他猛地看向前方,一片模糊,他又仔细看向那迷糊的地方想要看见什么,但仍是什么也没有。
好吧,你担心个什么鬼,什么都没有不是吗?
你只是来侦查的……你就是来侦查的!
奈布缓缓坐下,不断在脑中安慰自己,使自己平静,但他很清楚,他的任务不是这个……是
奈布,萨贝达你的任务就是侦查,去看看这庄园里有什么……
冷淡的话语在耳边不断响起,“嘶”奈布捂住脑袋,好痛,我好想忘记了……什么。
“那个奈布吗?你怎么了?”
女孩的声音响起,似乎缓解了他的疼痛。
奈布抬头,看向女孩,那个园丁。“没什么园丁。”
“咦咦咦?”园丁似乎看起来有些疑惑,但她很快就抛开了这点“奈布!我叫艾玛.伍兹,你可以叫我艾玛!”
奈布有些兴致缺缺“好的伍兹小姐,请问有什么事吗?”奈布脸色有些阴郁。(其实他内心在想啊啊啊啊啊啊啊!是小姐姐~( ̄▽ ̄~)~,小姐姐叫我呢~我:奈布,杰克在那边看着呢「▼_▼」杰克:咦?谁叫我,我正沉迷在等会儿吸奶布的幻想中了~我、奈布:……)
“啊,没什么。”艾玛似乎被吓到了,一下子坐回了位置上,医生在旁边安慰她。
咔嚓,玻璃破裂的声音
奈布眼前一黑,身体像是突然往下掉,坠入了深渊……
旧伤……旧伤复发了,我的头!
奈布捂住头……

“0532370号有异动,快去检查设备!”
“组长,他似乎有清醒的迹象。”
慌乱的脚步声,仪器滴滴响的声音……好吵……
“他现在还没稳定,怎么会突然醒来,快打镇定剂快!”

奈布晃了晃头,抬起头便发现他似乎换了个地方。
蜡烛被风吹的摇曳,乌鸦的鸣叫彰显着环境的诡异,断掉的墓碑,一晃一晃的灯光……
红教堂啊,奈布揉了揉太阳穴,想起了规则,开机。
“唔……那就是密码机吗?”奈布走过去,看见机前被刻下的密码,嘴抽了抽。妈【脏话脏话】*b这都是什么鬼!
但是奈布还是很认真的开始解码。
开机没过几分钟,耳旁就不断响起钟声,好吧就两下而已。

“快跑奈布”一个身影飞奔过来,后面还跟着一着一束红光。
心脏开始跳动。是警报器,跑!
红光似乎转移了目标,它跟过来了!
奈布转身开跑,想要甩开身后的人,他不断翻窗,跑过了许多台机,“咔嚓”
可以开门了!
奈布眼前一亮,一个不留神。
“铛铛”奈布眼前一黑,昏迷前,他看见显示器上其他队友都离开了,而他耳边只有不断的叹气声……
小先生,欢迎回家。
杰克抱着昏迷的奈布,十分高兴的想。

——————
我:那你还有把小奈布放到狂欢之椅上!
杰克:那是因为我想小先生去我房间!
奈布:你这个大猪蹄子,把你的脏手拿开,放哪呢!

逃离庄园(哨向)【一】求点赞(。ò ∀ ó。)后期会有肉

逃离庄园(哨向)【一】
先说好,进入庄园后精神兽都给我变成小跟班,普通人没有跟班,哦有精神兽使用的时候,比如| ԅ(¯ㅂ¯ԅ)感染嘻嘻,至于BUG,就当我( ̄o ̄) . z Z
咋是个错字受,错字啥都好说,还有还有至于小奈布这个假哨兵| ू•ૅω•́)ᵎᵎᵎ我们都不说

“欢迎来到‘庄园’,奈布.萨贝达,这是你在这里的代号佣兵,”侦探停下翻日记的动作,看着不断嫌弃羽雀的奈布,突然没头没绪地笑起来,“作为塔的毕业生,萨贝达先生”侦探用双手撑着桌子起身“你怎么会来参加庄园的?”
奈布微微皱眉,视线转向了侦探。
“哦?我也不记得游戏主办方要求回答这个这个?”
“没有没有,”侦探打哈哈道,“要我讲下规则吗?”
还没等奈布回答,这时侦探猛地拍手“萨贝达先生,我看你十分额……”侦探指了指那羽雀,眨眨眼“我们还有其他……”
奈布冷喝了一声,转身走进一个没有关门的房间……
“呀”侦探坐下来,调出监控,“真不会聊天,好不容易来个新的参加者呢~唉”
侦探笑着,眼睛看向了奈布走进的那个的监控,看着他的打量……
“哦!忘了告诉他有些手册上没有的规则了!……不过这次会变得很有趣吧……毕竟退役军官可是很少见的,哈哈~”

开膛手杰克正在独舞……


——让我们转回奈布视角——
咦?这家伙是不是察觉到了什么?!!(#゚Д゚)
(死亡凝视)不对,我得爆发演技了!
(直接否认)成功,我奥斯卡可欠我个影帝奖呢~
呀!这个侦探可真是个话唠,算了我自己结束话题(自认为很友好的再见)

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

奈布静静走进这个房间,房间里已经坐了三个人了。三缺一?打麻将还是凑地主啊。
奈布看向离门最近的代号园丁的女孩,哦哦,是个可爱的小姐姐,似乎是个向导,不过好像没成年。
又看向正在抚摸针头的医生,恩……奶妈?还行,是个向导。
最后看向沉思的空军,同行?不她没上过战场,哨兵吗……
算了,别想了,我只是接了个任务来侦查的想那么多干嘛,但是……奈布坐下后看向园丁和医生,她们是来变回普通人的吧……比竟向导在塔里的生活越来越地下了。奈布眼神一沉,拉下帽檐。
我是个隐形向导呢,幸运吗?有着哨兵的能力,和向导的精神丝……唉,这地方真是太压抑了。
奈布看着昏暗的灯光想……

杰克戴上面具,理了理帽子,摘了朵玫瑰插在手杖上,他哼着歌,看向陷入思绪中的奈布,
欢迎回来



一看就知道我是个不咋会画画的写手……恩写手(至于玫瑰手杖上的另一朵玫瑰请自我想像)希望被点赞✪ω✪~( ̄▽ ̄~)~别喷,还有希望大家祝愿我早日凑齐紫水晶买到寄生嘻嘻嘻(♡˙︶˙♡) @雷拓Five

杰克:(捉到一只奈布应该怎么吃呢~)
奈布:(!)收起你那奇怪的想法(⁄ ⁄•⁄ ⁄•⁄ ⁄)

杰克:现在我们来玩一个老鼠捉猫的游戏谁找到我我就抱谁
众人:……(推出奈布来)
奈布:!

还有四个密码机未解开,只剩奈布一人时
杰克:小奈布,你是逃不掉的!
(咦?小奈布在前面是在等我吗!?)
奈布:……(妈κ◎↹Š我只是在找地窖)